大法官兼司法院長提名人許宗力教授,日前在立院接受審查答詢時表示: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類似過去的西德與東德。由於此種說法與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範有所差異,再加上大法官具解釋憲法的權力,若是以此來釋憲,勢必讓原本已僵持的兩岸關係更加雪上加霜。因此,此說一出,又引起兩岸關係不必要的紛擾。 猶記1999年當前總統李登輝為了凸顯中華民國的國家地位,拓展國際空間,將兩岸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不僅使得當時已經打算訪台的已故前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取消訪台行程,兩岸關係更是陷入長達6年的冰涷期,直到2005年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訪問大陸進行和平之旅,2006年開始推動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兩岸關係才逐漸趨於穩定。 在兩岸關係冰涷期間,不僅逼出了2005年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也讓當時執政民進黨政府為了對該法進行反制,進而展開所謂的「烽火外交」,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的「麻煩製造者」,試問台灣的國際空間有因此比較寬闊了嗎?歷史殷鑑未遠,台灣豈能不記取教訓!許宗力再次將「特殊國與國關係」,顯然係將個人意志淩駕於國家利益之上,試問如何能勝任大法官及司法院長之職務呢? 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強調要「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相關法律,來處理兩岸事務」,並且在國慶文告中再次強調「過去的承諾不變」。如今蔡英文所提名的大法官兼司法院長候選人,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這究竟是許宗力的個人定位,還是蔡英文也如此定位呢? 若是蔡英文也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顯然不是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定位,因為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將大陸地區定位為「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定位明顯違背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條例,也就不是維持現狀,當然就更沒有過去的承諾不變的事實,試問這樣的定位還能是善意嗎? 若是這僅僅是許宗力本身的定位,問題也不小。許宗力是由蔡英文提名的,被提名人與提名人的立場不一致,不是代表提名人的識人不明,就是被提名人在被提名後擅作主張,完全不顧提名人的立場,或錯誤解讀提名人的立場。不論是何者,都意味著整個政府治理出現了重大漏洞,否則怎會提名不遵守憲法與法律的人來擔任大法官兼司法院長呢? 許宗力將兩岸定位是「特殊國與國關係」,已經為兩岸關係發展投入不變數了,偏偏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也要來湊熱鬧,日前在電視政論節目中表示:「很多國民黨的人都胡說八道,說中共有能力武統台灣,他看過日本人的報告,中共沒有能力佔領台灣」、「這就是為什麼蔡總統很清楚的告訴你,我們不會屈服在中共的壓力下」。把日本人的報告當成聖旨,還拖蔡英文下水,怎不令人氣結! 儘管吳子嘉不是官員,但卻是執政黨資深黨員兼黨代表,且掌握媒體資源,難免發言會受到注意。該等發言會被誤以為這是執政黨在放風向球,測試民眾的反應如何?這也就難怪會有退將看不下去,對此批評「不要以為口念『勇敢的台灣人』就可以刀槍不入,就可以視千軍萬馬如無物。這種騙人至死的義和團卑劣手段,將在砲聲響起即四散潰逃!」 不論是許宗力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的發言,或是吳子嘉關於「中共沒有能力佔領台灣」的評論,都為已經僵持的兩岸關係投入新的不確定因素。若是解讀錯誤,兩岸關係很可能會出現「地動山搖」的情況。屆時老百姓不免感嘆,只是要好好過日子,為何如此之難呢? 【中央網路報】

創作者介紹

楊佳意

robinsolitm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